高艳津子舞蹈不是简单的自我梦想是信仰是使命

活着,活着干嘛,跳舞啊!

 

高艳津子的话慷锵有力,掷地有声,一如她力量感十足的舞蹈,又像一句舞蹈宣言。对舞蹈的喜爱就是对生命的喜爱,舞蹈是我生活的部分,是生命现象,天时地利人和才会有这次生命发生。

四月的北京柳絮飘扬,《中国有范儿》团队造访了位于朝阳区费家村香格里拉艺术公社的北京现代舞团,采访到了舞团的艺术总监,这位真实纯粹的舞者——高艳津子。

高艳津子

  对于不关注现代舞的人来说,也许对高艳津子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搜索引擎会给你这样的资料:出身舞蹈世家,父母都是传统舞舞者,1995年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现代舞专业毕业,并于1996年开始举办个人现代舞专场,十年来曾随团赴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巡回演出,斩获多个国际大奖。《十二生肖》、《三更雨·愿》、《觉》……由她创作的中国现代舞作品蜚声海内外。

拍摄过程中,我们两次见到了高艳津子。

第一次是舞团的公开课。工作状态中的她专注、敏锐,对舞团演员和慕名而来参加公开课的舞者,有着绝对严格的、一丝不苟的认真。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工作起来六亲不认。课程结束后午休的间隙,我们完成了主体的访问,采访结束设备尚未收拾停当,她便再次匆匆集结舞团演员,马不停蹄地开始排练。

蔡紫对话高艳津子

  于是几天后的世纪坛剧场,我们有幸再次见到了高艳津子,不仅以观众的视角欣赏了《青春之歌》的演出,也记录了普通观众难以见到的幕后画面。

能量,是这场对话非常高频的一个词汇。聊天,旁观,我们切身感受到了这位舞者的骨子里的劲头,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受到感染,认真聆听。

我想,这些都来自对所做之事的绝对相信,是为信仰。

我没有给自己定位成职业女性,舞蹈是生命里带来的

舞蹈是我生下来就会的,我既然能呼吸空气我就应该会跳舞。幼年的津子就展示了非凡的天分:客人来了开门,端一杯水,擦汗,她都会跳着舞过去,然后跳着舞离开。

高艳津子公开课

  舞者是天生的。她用了翅膀来做比喻:有‘翅膀’的舞者就是天使。

像每个小孩都会发出我从哪儿来的疑问,对于舞蹈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年轻的津子也产生过疑问。舞蹈学院毕业后的两个月,她无法跳舞,我为什么跳舞,舞蹈对我来说是什么?最后她想明白,跳舞不是单纯因为喜欢,而是站在生命之上,她需要舞蹈来支撑生命跟她的关系。

这成为了一次里程碑式的思考:对于现代舞,高艳津子不立体系。我不会单纯地为一种艺术形式而活着,立体系就会失去自由,会为了一个目的去自圆其说。在津子看来,生命每一天都在变化,只有自由才能饱满地起舞,顺缘起舞。我希望我的生命不是为了留而存在,而是为了它的变化、生动、流动而存在。

高艳津子公开课

  舞者的生存能力要像吉普赛,从来不会在舞台上消失

而谈到对于舞团的坚守和运营,更多的是出于责任。当领导不是我的人生观,津子说,我希望有一些像我一样的舞者,因为有这个团他们有去处,而我又比别的舞者经验和能力成熟一点,那我可以多做一点,哪怕牺牲点自己的状况。就算有一天它没法生存了我也不会遗憾。

高艳津子公开课

  然而现实生存的压力不会因为你是谁而减少半分。高艳津子给我们算了一笔账,舞团一年的流水大概要200万,而一台作品的费用大概在150-200万,前提是所有主创不要费用。舞者平均工资只有5000块, 你一个月跳完舞,流了半斤汗,最后你的一半的费用全部要去交房租。

舞团曾有五年的时间没有排练场地,津子带着舞者们从大堂健身房练到贵州的大山里,一边流浪一边排练。这种贴近自然的采风式的体验,也在滋养着舞者,提高了生命质感。津子说:我不要你们是城市里的奶粉孩子。我们的生存能力要像吉普赛,我们要像仙人掌在沙漠里也开花,我们很快乐地流浪,从来不会在舞台上消失。

高艳津子公开课

  对于那些迫于现实压力收起了翅膀的舞者,高艳津子更多的是理解,惋惜和遗憾。有一天舞团一个女孩接到妈妈的电话:我们当然支持你做你喜欢的事,但如果说我现在心脏病犯了进了抢救室,你有钱给我做手术吗?你拿什么救我?这位舞者泣不成声,最终选择了离开。

在你选择舞蹈的时候,就是选择了一种美,有时你要面临生老病死,但你又从事着这个为了美成为一种信仰的一个专业,这是矛盾的。但是有些专业是不可替代的,对舞蹈的坚持不是简单的自我梦想,舞蹈是另外一种的能量的积累。

高艳津子公开课

  当观众走进剧场,看到舞者身上的汗、他们的呼吸、他们无数次摔倒站起来的动作,那种人与人之间的触动,什么都替代不了。

不能放弃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中国现代舞者应有自信

在高艳津子看来,现代舞不属于某一个国家和民族,它是一个时代的话题,当下的生命情感和思考,追求的是舞蹈精神的自由和解放,而不是特定的动作和风格。她说:我生长在中国,我的父母,我看见的,我们从小看到的这些,我们读的文学,等等,这些都是我生长的过程,我怎么可能忘掉生长的过程,而去追逐其他的时尚。

高艳津子公开课

  抽离出来看传统,同样也要抽离出来看西方现代舞。她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把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太极、戏曲、书法等全部结合起来,开始新的创作。《觉》、《三更雨·愿》、《二十四生肖》,这些凝结了津子心血的现代舞作品,都是在这种碰撞中产生。

我们身上有中国的情感,东方的哲学美学,这是一个中国舞者本来的面貌。我们不能放弃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去聚成西方一百年的东西,这是中国现代舞者应该有的自信。

崔健、陈凯歌都是真实的艺术家 不是经营生命的人

勇气和力量两个词,津子常常挂在嘴边。津子说,每个人其实在生命状态里面都是勇士,这个力量来自于要绝对相信这个世界对你的厚爱。你特别感恩自己有生命的机会,就会有很大的和能量去面对,因为它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高艳津子

  你的机遇,你会碰到一个好老师,你会听到一个人讲的某一句很感人的话,有帮助你的话,这一些都是贵人,这一些都是对你生命的恩义,这个就是能量。永远不会你被真正的放弃,只有你放弃你自己。

她的舞蹈观,生命观的不同,顺理成章地帮助她完成了对合作者的选择。你看他们都是勇士,崔健、刘索拉、田壮壮、陈凯歌,物美刘杏林老师,高广健老师,本质上我们都是同一类人,可以在创作的过程中看到同样的风景,达成共识。

主持人蔡紫

  艺术家的态度是生命才华的绽放,都不是经营生命的人,不是虚假的卖弄和对自己才华的包装和经营。 真正的舞者或者艺术家,他们从来不孤独。

我用这样的方式 留下我活着的样子

热门综艺《这!就是街舞》里,蛇男的一首原创歌曲《一个舞者》唱出了舞者的情感和心绪。街舞、现代舞舞种虽不尽相同,但是舞者的感触是相通的。

我的世界没有太多的话语

我只需要一个灯

再给我一面镜子

也许我不能等到老去就会离去

我用这样的方式

留下我活着的样子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真正切身地体会舞者起舞时的喜悦和兴奋,但舞者他们自己,却在如痴如醉的创作中,在挥汗如雨的里,见证并感恩着生命给予的美好记忆。

幕后团队:

出品人:刘爽

总监制:邹明

编导:王诺

策划:冯孟娇

主持人:蔡紫

导演:王维(VENSTUDIO)

剪辑:杜婧(VENSTUDIO)

鸣谢:北京现代舞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