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传媒集团副总裁于辉时尚与城市的关系正在加速重塑

时尚产业与城市的互动日益活跃。

 

上周,在全球创刊75周年之际,著名国际时尚杂志《ELLE》首次离开上海,在成都举办了年度最大规模的时尚活动。 继伦敦举办首届时尚盛典23年后,成都成为第二个进入ELLE城市“朋友圈”的中国城市。

昨日(10月28日)在成都举行的2020第三届世界文化城市论坛·天府论坛时尚创意设计与城市空间沙龙上,时尚传媒集团副总裁余辉表达了观点:时尚作为一种城市现象,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座城市对时尚的吸引力不仅影响着时尚产业的“游戏规则”,也反哺了这座城市自身的特色。

从这个意义上说,成都是新一轮时尚产业转型的重要参与者。 在于慧看来,成都对生活品质的重视将使其在时尚领域更进一步。 随着时尚界的更多关注,成都将进一步提升城市审美,打造独特气质,获得世界认可。

新都市生活改变时尚设计

两天前,Celine发布2021夏季女装系列,再次引起时尚界轩然大波。

3个月前,Celine就已经“惊艳”业界。 接任创意总监两年后,Hedi Slimane 为 Celine 带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在线男装秀——在法国南部的 F1 赛道上进行了两小时的展示,十几岁的模特戴着沉重的摩托车头盔。 身穿印有自我意识标语的夹克、金属配饰和滑板元素,无一不流露出Celine对变革的焦虑。

业内人士关于Celine将全面拥抱“街头文化”的猜测,在最新女装发布中得到进一步证实。 发布会视频中,类似的运动跑道和“抖音神曲”背景音乐让一个声音更加响亮:作为时尚界为数不多的坚持高级时装形象的品牌之一,Celine的“叛逆”进一步凝固了时尚界。 整体的变化,即代表新一代生活方式的城市街头文化正在改写时尚界的“游戏规则”。

街头文化正在加速向时尚品牌渗透。 几年前,Hedi Slimane 一手将 Saint Laurent 带入“街头”范畴。 此后,LV与时尚品牌Supreme联名,直接将街头奢侈品的潮流延伸至“贵族血统”品牌。 在于慧看来,这其实是一个时尚创意影响街头文化,进而启发设计师创造新产品、新款式的过程。 这背后是时尚与城市长期以来的“捆绑”关系。

“20世纪初,时尚作为一种城市发展现象,作为描述大都市生活方式的‘假设’而发展起来。” 他解释说:“时尚界的领先品牌,如LV、Dior、Gucci,他们的设计往往源于数百年的历史以及产品、生产和设计的不断演变。但无论如何变化,关注和引导生活方式是品牌的初衷。”

换句话说,时尚产业的逻辑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真正改变的是主流城市生活方式。

当天的论坛上,时尚界人士几乎都在观察生活方式趋势的变化。 令《时尚》杂志社社长、时尚传媒集团总经理赵月红印象深刻的是,吸引她消费的场景不再是大量品牌叠加在一个盒子里。 她以成都远洋太古里为例。 与其他城市的“太古里”项目不同,它把生活和消费结合起来,让人们“坐下来”。

新的城市生活方式更加注重个体的感受和体验,为街头文化提供了彰显个性的场所。 在时尚产业经历新一轮变革的同时,更多以生活品质着称的城市也脱颖而出。

于辉特别提到了成都的生活特点。 “很多人不由自主地被成都的市民文化所吸引,受到当地生活方式的影响。原因之一就是成都在生活压力小、成本低等宜居指标上远远领先于一线城市。因此,成都遥遥领先于一线城市。” “一线城市形成的城市性格可以为时尚创造带来有利条件。”他说。

时尚业界_时尚界人士_时尚界是什么/

时尚创意设计与城市空间对话沙龙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如何从“买买买”走向原创?

时尚产业逻辑的改变,给有志于攀登时尚“金字塔”的城市带来了机遇。

会上,于辉给出了一组数据:受疫情影响,今年大多数奢侈品集团的营收在中国只能达到40%或更高的增长,而在全球其他地区,其销售额位列第一。半年基本上都有大幅下降。

不言而喻,中国的奢侈品购买力很高,在中国城市中,成都频频以“黑马”的身份出现在各种排行榜中。 2016年的一组数据显示,LV成都店年销售业绩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前三,AJ成都店销量位居全国第一。 此外,经过多年的快速增长,2019年,成都远洋太古里的零售额仍实现了23%的同比增长。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成都进入了全球时尚界的视野。 成都国际时尚联合会创始人、常务副主席唐子兰介绍,近年来,业界赋予成都“中国一线时尚之都”、“最佳时尚生活城市”、“西部时尚潮流之地”等称号。 ”。

如今,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开始问,当中国时尚产业止步于消费指数时,出色的消费表现能否反向推动服装设计的发展?

唐子兰观察到,奢侈品牌正在参与中国都市时尚设计的发展进程。 在成都,销量领先全国的Gucci将成都元素融入设计中,Armani也与成都设计师合作,设计体现当地文化的丝巾。 在生产方面,Max Mara在包括成都在内的多个城市都有合作工厂,实现为当地买家“量身定制产品”。

以生活方式闻名的成都,为时尚设计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虽然中国本土的时尚产业近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当我们谈论时尚产业时,其背后的产业体系和艺术形式仍然是西化的,当中国进入时尚时,就无法避免本土化。” 余辉指出,“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时尚界领先品牌针对中国市场的本土化行为。本土化就是让我们的时尚产品富有中国特色,能够受到大家的喜爱,甚至能够代表时尚潮流。” ”

他介绍了远洋太古里的建筑设计。 “太古里的成功建立在对当地文化的尊重和理解,以及与现代的有效融合之上。川西建筑风格的青瓦、格栅、玻璃,古典与现代手法的交织,赋予了它时尚的氛围,因此能够吸引人们的目光。”人们“来吧,”余辉进一步解释道,“在成都,蜀绣、川西风格的建筑等等,都有地方特色。 在此基础上,与现代元素很好的结合,才能为时尚元素加分。”

时尚界人士_时尚业界_时尚界是什么/

时尚创意设计与城市空间对话沙龙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构建时尚与城市之间的未来关系

但时尚也不仅仅是奢华。 在于慧看来,时尚应该包括吃、穿、买得起的方方面面。

他列出了世界各地著名的时尚之都。 优雅的时尚风格总是让人想起巴黎这座城市。 纽约、伦敦等也与街头文化的特征产生了更深层次的化学反应。 “时尚不仅仅是时尚配饰或设计风格,它还与城市实践密切相关。”

因为时尚从各个方面改变了城市。 余辉进一步指出,时尚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当时尚重构城市的领域从消费、物质拓展到文化、精神等层面时,时尚将“拥有重新定义城市形象的力量”,实现城市的转型。

从这个意义上说,奢侈品作为时尚载体已经成为一种流量,吸引市民购买的同时改变了他们的“审美”,以及与之相伴的店面设计、环境营造乃至其背后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方式。 文化观念成为城市和市民审美“补课”的机会。

他还注意到,近年来,中国城市开始注重对时尚的探索和讨论,其中成都走在中国城市的前列。 2018年,在建设“国际时尚之都”的目标下,成都举办了首届国际时装周,不仅吸引了各个国际一线品牌高规格的2019早春系列时装发布,还签约了四位时尚界人士。一次性签订合作协议。

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时尚也能帮助成都打造独特的气质。

“当代城市的时尚不再是城市生活的产物,也不是城市创造时尚。相反,时尚成为创造和再现城市空间感的手段。通过影响城市和城市空间的形象,塑造不同的城市,这其实是时尚界对于城市差异化的理想愿望。” 于辉指出,“成都的差异化发展越来越强烈,形成了吃、穿、建筑的‘分工’,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才能得到世界的认可。”

从这个角度来看,时尚是生活在不同城市的人们的自我表达。 俗话说“越本土,越时尚”。 “时尚看似是城市的逻辑,其实是人的逻辑。” 余辉说,“对于外地人来说,对成都的第一反应就是美食,正是因为消费者对美食的要求和标准,才造就了‘成都美食’的名称。标准。在时尚发展方面,成都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得到国内外文化艺术各界人士的认可。”